<li id="9oqut"><acronym id="9oqut"></acronym></li>
<button id="9oqut"></button>
  1. <dd id="9oqut"></dd>
  2. <th id="9oqut"></th>
    <button id="9oqut"></button>
  3. <th id="9oqut"></th>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娛樂頭條

    《加加林》:另外一種飛出地球的夢想

    2022

    / 04/0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

    手機查看

    ◎董銘

    3月10日至4月10日在華舉辦的“法語活動月”為中國觀眾帶來了五部法語電影,皆為去年在法國或比利時法語區上映的新片。其中的《加加林》作為一部導演處女作,曾入圍2020年戛納國際電影節(因疫情沒能首映和評獎)和今年的法國電影凱撒獎,于去年夏天在法國上映后,獲得了專業媒體和普通觀眾的一片好評。其中最為動人之處,除了充滿想象力和詩意的魔幻現實主義手法,還有對逝去夢想的無限緬懷。

    對于今天的觀眾來說,“尤里·加加林”的名字并不遙遠。作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太空人,他身穿宇航服的笑容和繞地1小時48分的紀錄,早已銘刻在史書上。然而身為前蘇聯宇航員,加加林身上承載的意義又超過了科學范疇。就在前幾日,美國非政府組織“太空基金會”還鑒于“當前的世界事件”,將一項原名為“尤里之夜”的活動改名為“太空慶典:探索未來”,引發了俄羅斯方面的抗議和太空愛好者們的群嘲。

    對于法國人來說,“加加林”則是一個逝去時代的縮影——位于巴黎郊區、塞納河邊上的Ivry小鎮,曾真實存在過一個“加加林社區”。而在這部電影《加加林》中,最后堅守在大樓里的,正是一個名叫“尤里”的黑人男孩。

    如今搜索網上的法國新聞,還能找到2019年加加林社區被徹底拆除的報道。而在半個世紀前,那里剛建成時,加加林本人還親自來到法國,為這些具有蘇聯風格的紅色大樓剪彩。電影一開場的古早新聞片段,紀錄的正是那個充滿夢想的年代,科學家們正暢想著飛向宇宙,居民們則在描繪著他們的新生活,一番欣欣向榮的景象。然而多年后,加加林卻成了破敗、犯罪和沒有前途的代名詞,正如《暴力街區》《悲慘世界》等法國“郊區電影”所呈現的混亂一面,這些法國歷屆政府的老大難問題,都是自后殖民時代、城市現代化和左翼理念退潮時就留下的征候群。

    “從沒有一部HLM(廉租房)題材影片,有如此的溫柔、美妙,摒棄了暴力,突顯了詩意的視覺化”。法國影片人們盛贊《加加林》的創新之處,正在于把沉重的現實主義與浪漫的太空幻想連接,讓一個巴黎郊區青年繼承蘇聯宇航員的夢想,既做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夢幻和科幻,也沒有失去對社會問題的批判力度。

    《加加林》里尤里的孤兒身份,其實也正是這類居住在HLM的邊緣人群的象征,他們多是底層的貧窮家庭,外來的移民后裔。在舊新聞片段中熱烈歡迎加加林的基層勞工們,現在早已被“母親”拋棄了。論購買力和生存條件,也就比居無定所的吉卜賽人稍好一些,可一旦社區要被拆遷,未來自是未卜,這本是集體的悲哀。

    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隨著帶有理想主義的太空時代的遠去,“加加林”的拆除也是時代變換的必然,但總有一個孤獨的英雄,會悲壯地做著最后的抵抗。電影中的男孩尤里,生性靦腆,卻是個動手能力極強的“極客”,自己能給破舊的大樓換電路,把無人的房間改造成“太空艙”,然而這種對社區的愛再深、再眷戀,也注定無法阻止樓倒人散的一刻。曾經的太空英雄加加林,三十多歲就因為意外事故英年早逝了;如今的法國宅男加加林,則在“宇航員”的舊夢中睡去,用“與月為鄰”“星辰郊區”的浪漫詩句為失落的微渺群體殉葬。

    正如巴黎申奧成功給北部居民帶來的希望,加加林的住戶們大多還是指望離開那里,“到巴黎去住大宅子”更像是望遠鏡里的愿景,這多虧了兩位年輕導演范妮·莉婭塔德和杰里米·特魯伊,在大樓動遷前后的實地拍攝,帶有相當程度的紀實性。像最后一幕的高潮場景里,有不少群眾演員就是真實的加加林居民,他們其實從2014年起就陸續搬離了大樓,但聽說劇組要最后取景,都紛紛趕在9月1日正式拆除前來悼念,用手機攝像頭點起了顆顆繁星,在集體記憶中見證只有在電影里才會出現的“大樓起飛”畫面。銀幕上的呈現也同電影的制作過程一樣,非常精致地構建了現實與幻想的關聯和互文,而人與空間的關系,過去與未來的對視,也是兩位導演創作的初衷。因為曾在南美生活過,理工科出身的兩位導演對魔幻主義深有感觸,后因為參與法國市政府的社區改造項目,得知蘇聯還曾在巴黎周邊留下過這么一個“紅帶”,拿起攝影機后,他們又不滿足于簡單地記錄下加加林破敗的一面,這才原創出了一種有別于同類作品的獨特質感,既是“烏托邦”,也是“編年史”。

    同《悲慘世界》的導演拉吉·利一樣,《加加林》也是先拍出了一部短片,然后再擴充成長片。年輕的主創們加入了尤里和吉卜賽女孩戴安娜的愛情線,突出了一種充滿野性的青春氣息,他倆難得的心心相印,不拘于膚色和語言,讓古老的摩斯密碼鋪墊得合情合理。而與《悲慘世界》中暴力鏡頭一觸即發不同,《加加林》在攝影和配樂中刻意消解了現實沖突,加入了許多科幻片的元素,譬如致敬《2001太空漫游》的紅色濾鏡,房間內的微生態環境,屋頂上的飄雪和腳印,以及大樓最后爆破時的失重狀態,都是跳出真實層面的“浪漫化”處理。情緒到位時,令人不禁熱淚盈眶,更加同情尤里這個“孤獨的宇航員”。

    而大樓終將拆除的時間表,也同火箭點火的倒計時一樣,一直懸在所有人的心頭。導演醉心于這種矛盾的挑戰,用樓層內部空間的改造,鏡頭緩緩旋轉營造出的漂浮感,以及飄渺的電子樂,打破了蘇式建筑的單調和厚重。就像所有的航天發射一樣,尤里的“起飛”伴隨著死亡的危險,也伴隨著胎兒從母體中誕出的光明感。在這一點上,《加加林》真正抓住了硬核科幻片的內涵。

    或許有人會把大樓里閃著光、騰空而起的畫面與賈樟柯的《三峽好人》相比。不過在法國人那里,這種獨自飛離星球的絕望舉動,還是會有愛情這一根保險絲的。這一點,在片中客串出演的德尼·拉旺再清楚不過了。畢竟多年來,他早已在卡拉克斯的電影里瘋狂了多次,象征“回憶收藏家”的倉庫管理員,還有可能是“上一代的加加林”呢!

    責編:

    審核:胡玥姣

    責編:胡玥姣

    相關推薦 換一換
    a片一级
    <li id="9oqut"><acronym id="9oqut"></acronym></li>
    <button id="9oqut"></button>
    1. <dd id="9oqut"></dd>
    2. <th id="9oqut"></th>
      <button id="9oqut"></button>
    3. <th id="9oqut"></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