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9oqut"><acronym id="9oqut"></acronym></li>
<button id="9oqut"></button>
  1. <dd id="9oqut"></dd>
  2. <th id="9oqut"></th>
    <button id="9oqut"></button>
  3. <th id="9oqut"></th>

    凱特·溫斯萊特:演戲是個苦差事你必須一直努力

    2022-01-28 11:36:14 來源: 光明網 作者:

    憑《朗讀者》奧斯卡封后

    對于46歲的凱特·溫斯萊特來說,顏值和身材都可以因表演而舍棄。她在大熱美劇《東城夢魘》中,雖然容顏蒼老,體形臃腫,卻迸發出真實而強大的力量,塑造了2021年最為經典的角色之一,讓人們忘了她曾是《泰坦尼克號》中美艷迷人的羅絲,而是《東城夢魘》中疲于生活、已經做了奶奶的小鎮女警梅爾。

    在剛剛結束的第79屆美國金球獎上,凱特·溫斯萊特憑借《東城夢魘》獲得限定劇/電視電影類最佳女主角。此前,她還憑借這部作品獲得了艾美獎最佳女主角。

    《東城夢魘》是凱特·溫斯萊特時隔十年首次出演的電視劇,她還擔任了該劇的執行制片人。

    曾有記者問凱特·溫斯萊特最想回到哪個年齡?她表示,除了童年,不想回到成年后的任何一個年齡。因為她愛每一個年紀的自己,不會讓年齡束縛了自己的感受,而要完全做自己!懊鎸q月的最好方式并不是逃避。接受時光的打磨,愛上自己的變化,生命的進程自有其規律。選擇讓時間給自己留下最健康的美,否則,你才是真正對年齡畏懼、屈服!

    從劇情到房車,做執行制片人都要管

    《東城夢魘》的故事發生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一個叫東城的地方,這個小鎮貌似普通,其實人際關系詭譎暗涌。三名少女的接連失蹤與死亡令原本平靜的小鎮開始被疑云籠罩。

    凱特·溫斯萊特飾演的女警探梅爾與來自郡里的警察搭檔負責偵破此案,梅爾一方面忙著破案,一方面又要疲于應對自己的生活,她曾是學校的體育風云人物,但隊友因女兒失蹤,而怪梅爾做警察無能。梅爾自己的兒子自殺,她除了得扶養年幼的孫子外,還得照顧上大學的女兒,幫她的母親又與她“相愛相殺”。

    凱特·溫斯萊特喜愛梅爾這個角色,因為這是個不完美的女主,她可愛,又很討厭,她堅強,但又脆弱。而在這部劇播出很久以后,溫斯萊特仍在懷念梅爾,她坦言如果會拍第二季,她愿意繼續扮演梅爾:“我想念她,真的。這真的是太怪了,這個角色太棒了,梅爾身上有一種令人無法自拔的特質,她如此蠻橫但又讓人喜愛,不僅聰明又很真,我真的很喜歡扮演她!

    而作為執行制片人,凱特·溫斯萊特也不只是“掛名”,從劇情到演員,甚至是房車,她都會管。在溫斯萊特看來,《東城夢魘》里的謀殺案調查只是“敘述的一部分”,它不僅僅是一部小鎮犯罪劇,而是關于社區、家庭、個人的悲痛、憐憫和寬恕,“生活的內容遠遠超過了犯罪和未解決的謀殺案”。但是,謀殺案故事依舊要重視,她看了前兩集劇本后,認為劇情還不夠燒腦,需要再打磨。

    此外,她還確保每個人的劇組房車都是同樣大小,“我覺得有義務那樣做,這樣會讓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重要、很平等。因為這就是這個劇集的能量!

    溫斯萊特說大家在拍攝過程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關系,“我們所有人一起建立了這個小鎮,從情感上也真的建立了這些角色,這是一個十分美妙的經歷。我們有大約六個星期的時間一直在一起,部分是出于疫情的原因,部分是出于拍攝的緣故,我們必須都保持健康。我們輪流做飯,但主要是我做飯,劇中扮演我女兒的安格瑞·賴斯是一個不錯的烘焙師,她和她媽媽做了超棒的面包和蛋糕!

    我知道我的眼周有多少皺紋,請把它們放回去

    凱特·溫斯萊特鐘情梅爾這個角色,因為她自己就是真實生活中的中年女人!拔乙呀浰氖鄽q了,我對扮演那些不光彩的角色更感興趣。我對扮演那些看起來特別完美的角色沒有興趣。我不相信我所扮演的角色有多完美,我只想扮演真實的人。我想演繹人類的故事和真實的情感,對我來說,這就是扮演梅爾的最大吸引力!

    在諸多壓力與痛苦中,溫斯萊特認為梅爾所承受的喪子之痛是最為折磨她的一件事。她認為梅爾應該是一個自從兒子去世后就沒有染過頭發的女人,她也不照鏡子,因為她沒有時間照鏡子,她忙于照顧其他所有人。梅爾用忙碌來掩飾內心的痛苦,她不能停下來,因為這樣她就會想到喪子之痛,會被吞噬,會崩潰。為了演好角色,溫斯萊特還與一位心理醫生一起工作過,和很多因自殺而失去孩子或親人的人待在一起。

    《東城夢魘》2019年9月開始拍攝,2020年3月被迫中斷,同年9月繼續拍攝,12月殺青。這期間,溫斯萊特要讓自己始終活在梅爾的悲傷之中,“要一直保持這種狀態,用這種創傷來給自己充電!

    此外,溫斯萊特還提前去警局體驗,學習費城特拉華口音。為角色做了諸多準備工作后,溫斯萊特呈現出的是普通女警梅爾,沒有人把她當做明星、當做溫斯萊特,很多觀眾在發現梅爾就是《泰坦尼克號》的羅絲后,只能用“難以置信”來形容。

    被人津津樂道的是,溫斯萊特對其形象滿不在乎。劇中有一場親熱戲,導演克雷格·卓貝拍完后對溫斯萊特說:“我可以給你修掉隆起的肚腩鏡頭!睖厮谷R特的回答是:“你敢!這才是一個中年婦女的真實形象!彼兩度退回了劇組的宣傳海報,原因同樣是她認為照片被修得太過頭,“我跟他們說,我知道我的眼周有多少皺紋,請把它們放回去。我希望自己的臉龐與身形,能反映出角色的年齡、生活與經歷,我愛這樣的臉龐,不需要用濾鏡遮蓋!

    我不希望把時間都浪費在擔心我的屁股有多大上

    這并不是溫斯萊特第一次對于自己的照片修得太美而有意見。曾經有一本著名雜志將溫斯萊特的封面照片“善意”地打造成完美之軀。然而,這種“善意”的舉動卻讓溫斯萊特不滿。她說:“這種修圖簡直太過分了,我不是那個樣子,也不想成為那樣的人!焙髞,該雜志發表了道歉聲明。

    溫斯萊特曾在接受采訪時說:“我會特別告訴工作人員,‘你們把我額頭的皺紋修掉了,請把它換回來好嗎?’我寧愿人們看到這張照片時說,她看起來變老了!

    雖然現在的溫斯萊特自信強大,而她的體重卻曾讓她被校園霸凌,做演員多年,也始終被嘲諷。

    15歲的溫斯萊特重達200磅,被同學們起綽號“鯨脂”,因為鯨魚的脂肪是所有哺乳類動物里最高的!爱斘液苤貢r,人們告訴我‘你長得那么漂亮!只可惜你脖子以下有很大問題’,這真是個天大的諷刺!笔艿酱驌舻臏厮谷R特也曾減肥,她連續數月只吃蘋果、生胡蘿卜,喝黑咖啡,甚至還吃過減肥藥。

    溫斯萊特說,幸運的是后來自己有足夠的力量質問自己,“‘你在干什么呢?你只是真的餓了!也挪还苊啦幻。我沒有完美的身材,沒有又翹又渾圓的臀部,沒有一對既豐滿又高聳的乳房,沒有一個平坦的小腹。相反,我的臀部和大腿上堆積著大團的脂肪。我學習擁抱自己的缺點,不要為自己是怎樣的人而道歉,我挖掘自己內心的深度,我決定不理會別人對我身材的評論,這就是我!真正的我。當美味的食物放在我面前,打著大朵奶油的咖啡,黃金色的炸魚,各色甜點放在我面前時,我吃得理直氣壯!

    溫斯萊特回憶說在她小的時候,從未聽見任何一位女人說愛自己的身體,“我的媽媽沒有,我的姐姐沒有,我最好的朋友也沒有。所以我一定要把‘我為我的身體感到自豪’的信息傳達給我的女兒,一個積極的形象觀點應該在小的時候就建立,我們的生活只有一次。我不希望把時間都浪費在擔心我的屁股有多大上。我會盡可能地生活健康,并且去盡可能地享受生活!

    溫斯萊特還堅決反對整容,“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我會比現在更注重我的外表,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有比外表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家庭和子女。我絕對不會對年齡屈服。整容手術違背我的道德原則,也違背生命進程的自然規律,我們要選擇讓時間給自己留下的最健康的美……正因為我們是演員,所以我們更不愿意只有一張永遠不變的、僵硬的臉!

    8歲時我就盯著浴室的鏡子,開始準備這篇獲獎感言

    能夠坦然接受自己的外貌,是因為溫斯萊特把自己當做演員,而非明星!拔覐膩頉]有出名的欲望,也沒有取悅所有人的巨大野心。我就是個胖子。有人說女明星不能胖,那我只能說,我不是女明星,我只是女演員。我為什么要擔心我比其他女演員胖?我比她們在電影上成就更多!光是這一點就足夠我驕傲很久,也足夠我自信滿滿地接受自己的脂肪和油頭發!

    溫斯萊特的成就也讓她有足夠的分量表達自己的觀點。溫斯萊特6次入圍奧斯卡獎與艾美獎,最終以《朗讀者》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她于22歲時第二次入圍奧斯卡獎,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兩次獲得入圍的演員。

    凱特·溫斯萊特1975年出生于演藝世家,她的外祖父母、父母、叔叔都是職業演員,由于家庭的熏陶,使凱特自幼迷戀表演。莎士比亞舞臺劇里的那堆曼妙語匯,曾是她童年課余生活的全部。

    溫斯萊特5歲時參演舞臺劇《處女瑪麗婭》,11歲時進入戲劇學校就讀,13歲開始接拍電視廣告,16歲得到第一次試鏡機會——彼得·杰克遜(《指環王》導演)的《罪孽天使》,19歲出演李安的《理智與情感》受到關注,因該片獲得英國電影學院最佳女配角獎,并首次入圍奧斯卡獎,之后以《泰坦尼克號》火遍全球。

    而在《泰坦尼克號》之后,溫斯萊特卻選擇了一些小眾影片和文藝片,她在當時接受采訪時表示,自己不覬覦浮華好萊塢的一切名利,“英國是我的故鄉,我永遠愛她,我不會因為一部電影就蛻變成一個美國人”。其次,她渴望拍攝真正意義上的獨立電影,不想再次沉溺于燒錢無度的大制作電影中,“那樣等于是自殺”。

    2001年,凱特以《攜手人生》一片再度入圍奧斯卡獎與金球獎的最佳女配角獎。2004年初,凱特與金·凱瑞合作的愛情片《美麗心靈的永恒陽光》入圍影史百大,并且第四次入圍奧斯卡。2008年,她與拉爾夫·費因斯合作了《朗讀者》,與萊昂納多時隔十年后再度合作《革命之路》,憑借這兩部作品,凱特獲得了2009年金球獎最佳劇情片女配角和女主角獎。同年,獲得六次 奧斯卡提名的她,終于憑借《朗讀者》獲得第81屆奧斯卡影后。為了演好《朗讀者》中漢娜的角色,她每天凌晨3點半起床,花上7個多小時化妝,還得穿上一件15磅重的大衣,以顯得更老態龍鐘。那段時間,她常常觀察老人,他們從桌邊站起來、拿杯子的方式,甚至他們轉頭的速度。獲得奧斯卡影后的溫斯萊特在領獎時非常激動:“我高興得都快要暈倒了,8歲時我就盯著浴室的鏡子,開始準備這篇獲獎感言,當時,手里拿的還只是個洗發水瓶子,這次它終于不是那個洗發水瓶子了!”

    萊昂納多形容溫斯萊特揣摩角色的樣子就像偵探在調查犯罪現場,會隨身攜帶各種“偵查工具”,相機、記事本、錄音機、劇本以及任何她需要的小東西,隨時記錄和角色有關的“線索”。她在出演《美人情園》時懷孕三個月居然還跳冰水,鋤草、種花、搬運土木……但她堅持不用替身,戲稱“不想讓替身把所有好玩的戲都演走了”。

    表演給我人生帶來的意義無法估量

    溫斯萊特認為,表演不是尋找的過程,它更像是被未知和意想不到的事物啟發或刺激!皩嶋H上,我一大半的時間發現我在不斷地提醒自己要保持一個虛心開放的狀態,對某些特殊的角色保持敬畏之心,或者讓我自己野心勃勃地面對挑戰。我想跟剛從事演藝工作的朋友實話實說,演戲很困難,它絕對是個苦差事;你必須一直努力,一直練習;你要允許自己犯錯誤。如果表演是你真正確信這輩子要做的事情,你就會堅持下去并得到你想要的,不過,平時要讓自己忙碌起來,不要光等邀你試戲的電話,也要去嘗試其他領域的一些事情,因為你學得越多知道得越豐富,你作為演員也越有底氣和層次!

    溫斯萊特曾經被問到,在她演過的角色當中,哪個角色最像她本人?溫斯萊特回答說:“每個角色、每部電影、每個導演都是全然不同的,所有的這些都能給我全然不同的體驗。同樣的,我也會接受很多有挑戰的,甚至有風險的角色,因為我不希望觀眾對我的熒幕形象感到審美疲勞。我希望能一直把演員生涯繼續下去!

    此次,以《東城夢魘》獲得艾美獎和金球獎最佳女主角獎,溫斯萊特說:“我對表演確實深愛,表演給我的人生帶來的意義無法估量,這里我有笑有淚,收益頗多。而且我覺得以后也會越來越愛這一份工作!

    對于《東城夢魘》能夠獲得觀眾喜愛,溫斯萊特說,“我覺得我在扮演梅爾的時候,也許我們正在改變女主角在銀幕上的表現方式。梅爾有很多缺點,因為這就是真實的生活,大家對她產生共鳴,或許這與疫情發生,人們心境的改變有關,人們對生活,對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40多歲的女人大多數不是超人,我們需要在混亂中竭盡所能,這個年代必須要女人互相支持,我支持你們,我向你們致敬,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溫斯萊特認為娛樂行業需要《東城夢魘》這樣的真實作品,創作者需要保持真我,“你必須相信自己,必須努力工作。必須毫不動搖地做你喜歡做的事,并相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有時這是最難的部分”。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張嘉

    [ 責編:張曉榮 ]

    責任編輯:

    初審編輯:胡玥姣

    相關新聞
    a片一级
    <li id="9oqut"><acronym id="9oqut"></acronym></li>
    <button id="9oqut"></button>
    1. <dd id="9oqut"></dd>
    2. <th id="9oqut"></th>
      <button id="9oqut"></button>
    3. <th id="9oqut"></th>